新聞資訊

NEWS CENTER

從“怨”到“愿” 湖北山水化工有限公司“搬”出新天地


明明賺著錢,不解為何搬;明明不賺錢,卻說幸虧搬。

從2018年到2020年的3年間,湖北山水化工有限公司董事會對“搬”的態度從“怨”到“愿”,發生了180°大轉變。

7月底,在枝江市姚家港化工園內,公司投資7.5億元建設的搬遷升級項目進展順利,一邊的燒堿廠區廠房林立,另一邊的精細化工廠區高塔聳立,盡管遭遇連日陰雨,但公司抓緊搶工期、趕進度,總經理曾曉兵表態說:“今年9月份試生產沒問題。”

山水化工公司的前身是位于伍家崗區的宜昌樹脂廠。2007年,企業退城入園,從宜昌城區搬到了姚家港化工園的長江邊,總體運行良好。

從“怨”到“愿” 湖北山水化工有限公司“搬”出新天地

2017年,宜昌打響了化工產業轉型攻堅戰,沿江化工企業“關改搬轉”納入議事日程,公司也接到了“搬離長江一公里,進行轉型升級改造”的號召。

二次搬遷,搬還是不搬?2018年3月,公司董事會上,企業高層分歧很大——

一派認為,公司每年盈利2000萬元,剛投資建設的基礎設施拆了,意味著零收入;另一派認為,共抓長江大保護,破解化工圍江是大勢所趨,搬是必答題不是選擇題。

猶豫不決中,市場瞬息萬變。企業很快感受到化工產業優勝劣汰的無情:電石是生產樹脂的主要原材料,與西北的化工廠相比,山水化工公司不具備成本優勢,盈利逐漸被蠶食。

不搬就是等死!企業高層從思想根子上有緊迫感、危機感,終于下定決心舍棄雞肋,力爭搬出一片新天地。

可錢從哪來?得知企業的難處,宜昌提出“企業掏一點、政府補一點、金融機構貸一點”的眾籌方案,并“一企一策”幫助企業解決后顧之憂。

往哪里轉?經過再三比選,山水化工公司瞄準兩個方向,一是推動燒堿從工業級晉升食品級,一是進軍醫藥、農藥中間體領域。

在項目施工現場,曾曉兵說,公司在燒堿生產前端,引入先進設備和過濾吸附技術,有效去除井鹽水中的重金屬等雜質。在生產過程中,更換“零極距”電解槽,可讓每噸燒堿耗電量降低80至120千瓦時。這一增一減,能讓燒堿產品達到食品級,生產成本更低,市場競爭力更強。

在園區另一邊的精細化工片區,曾曉兵說,氯氣是生產燒堿的副產品,又是生產醫藥、農藥中間體的原材料,通過循環再利用,生產成本進一步降低。項目一期設計產能2萬噸,最終設計4萬噸,完全建成后,有望成為國內鄰氯甲苯、對氯甲苯的最大生產基地。

對于市場前景,曾曉兵十分看好,“隨著復工復產全面推進、經濟強勁復蘇,產品需求和價格正在穩步提高,這正好與公司新項目的投產合拍”“公司現階段主要面向國內市場,未來將進一步開拓國外市場”。

另外,企業引入智能控制系統,覆蓋園區生產全過程,除了現場巡檢需要人力,其他都可實現自動化運行。企業還安裝安全儀表系統,對氯氣實行嚴密監測與控制,大為提高了安全水平。

山水化工一期搬遷項目投產后,預計實現產值5億元。二期項目竣工,有望實現產值10億元。屆時,山水化工公司就將徹底實現產品升級、工藝升級、設備升級、管理升級,真正涅槃重生?。ㄓ浾?高煒 見習記者 張政博)

短評

搬遷育新機 轉型促發展

湖北山水化工有限公司(原宜昌市樹脂廠)是一家具有40多年歷史的傳統氯堿化工生產企業。2007年,該公司從宜昌城區搬到了姚家港化工園的長江邊,2008年,決定再次搬離長江1公里以外,進入姚家港化工園區。“搬”是陣痛,更是新生。

當前,湖北山水化工正致力打造“綠色化工、科技山水”。該公司在搬遷改造時,加大科技投入,調整產品結構,淘汰高能耗、高污染的電石法EPVC糊樹脂生產工藝,對現有離子膜燒堿生產裝置通過陶瓷膜過濾、膜法除硝等工藝升級改造,新建年產5萬噸離子膜燒堿可達到食品級,產品附加值大幅提高。同時,依托燒堿項目副產品氯氣,新建農藥和醫藥中間體項目,促進企業從傳統氯堿化工向精細化工轉變,化工產品邁向中高端。燒堿項目另一副產品氫氣,可滿足公司生產辦公供熱需要,為企業節約大量生產能耗,項目副產品得到了循環利用,公司產品效益將大幅增加。

破解“化工圍江”,倒逼“關改搬轉”。該公司實現了工藝升級、產品升級、設備升級和管理升級“四個升級”。搬遷破繭欲成蝶,鳳凰涅槃定重生。湖北山水化工的華麗蛻變是宜昌化工產業轉型發展的歷史縮影,也是宜昌踐行長江大保護的時代見證。 (市發改委 徐海濤)

【來源:三峽日報】

极品人妻少妇一区二区三区|91免费视视频在线观看|999国内精品永久免费观看|女同欧洲亚洲一区二区